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语

如春风中的花絮,带着淡淡的清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悄悄的滑落

 
 
 

日志

 
 

病中杂记  

2017-05-28 09:26:2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子因感冒发烧引发肺炎,入住攀枝花中心医院,经一周治疗,病愈出院。这期间所见所闻,让我感触颇深。

(一)阴影

儿子身上的病痛,将“既让人回味逝去的过往,又让人期盼新生的希望”之岁末辞旧迎新的欢喜,全都冲散了,唯剩满心的忧虑。如同置身于严冬浓郁的雾霾中,周身发冷;又如几夜连续失眠,浑身处于恍恍惚惚的状态中。天阴冷,心更加沉重。

(二)获得宽恕

从西昌坐车到攀枝花,再坐出租车到攀枝花中心医院。却因忙中出错,误将中心医院听成中西医院,在路上来回折腾。当我满怀愧疚地站在儿子的病床前,又如犯了错误的学生似的,低头着头,站在在岳父、岳母及妻子等一群人面前忐忑不安。我却没有因此受到半分的责怪,这大出乎我的意料,更让我羞愧万分。

(三)病态

“看,谁来了?”岳父俯下身子,在儿子耳边轻言轻语。

朝向过道墙面侧卧的儿子闻声后转过头,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却又转个身闭上眼睛继续睡觉了。几日不见,儿子小脸蛋明显瘦了很多;苍白如纸的脸,没有半点红润的颜色;嘴唇因干燥已起皮,如久逢干旱四处开裂的秧田,触目皆是满目苍夷。整个人如同夏天被晒焉了的柳叶,无精打采,再也看不到往日的精气神;这真是“病来如山倒”的生动写照。似乎谁在我胸口狠狠地捅了一刀,很疼痛;眼角也溢出了冰凉的泪水。

从西昌到马鹿,从西昌到攀枝花,从西昌到鹤庆,每换一个地方,或因水土不服,儿子都会生一次病,这成为妻子心头永远无法抹去的阴影,甚至到了惧怕外出的地步。但愿渐渐长大的儿子,能去除停留在妻子心头的心结。

(四)厚重的母爱

“儿子在输液,你盯倒点,我眯一会。”妻子如同刚刚卸下千斤的重担,轻轻地卷缩在儿子的身旁。

“哎,好困哟,我已经四天四夜没有睡个安稳觉了。”哈欠连天的妻子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向我诉说这几日的辛劳,没过一会,过道里已响起了妻子沉重的鼾声。因还牵挂着儿子,非常疲倦的妻子无法进入沉睡状态。没过多久,妻子突然睁开眼睛,看一眼儿子,伸手摸摸儿子的额头,并叮嘱我注意观察儿子的体温,体温过高立即向医护人员汇报。这就是母爱,即简单又真切。

怀胎十月,一朝分娩(或剖腹产),咿呀学语,步履蹒跚,儿子一天天在长大。儿子,你可曾知否,在你欢乐的背后,全是母亲无微不至的操持,甚至是血与泪的付出。儿子,你可曾知否?为你的健康,母亲舍去了药物,采用每天三杯芹菜水的土办法降血压保胎,一直坚持到你出生前。只有母亲,才会为你不受伤害,宁愿遭受再大的苦难也在所不辞。

(五)男女之别

“孩子生病了,全是你的过错。”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在病房里大声指责他的妻子。

“我都十分小心了,想不到孩子还是生病了……”中年农村妇女抵着头,在床边坐立不安,对丈夫的指责唯唯诺诺。

“天下有哪个母亲愿意自己的孩子生病,作为孩子的亲生父亲,你就没有照看孩子的责任?”临床看似柔弱的女子因愤怒突然站起来大声指责哪个让她非常不顺眼的粗鲁男人。

“女人在家照看孩子,男人在外挣钱养家糊口。这才是做人的本分。”哪个男人不服,奋力反驳。

“屁,你能挣钱,就跟钱去过吧,何必在娶妻生子?”病房里的人对这个男人群起而攻之。

男人怒视着病房里的人,又倍感无趣,最后只能悻悻地走出病房,独自去享受他个人的情趣了。

男人难,女人更难,这我深有体会。对人们的这种愤怒,我却无声的笑了。

(六)为谁辛苦为谁忙

“妈,我想喝鸡汤。”妻子说。

“好。”岳母笑着回答。

“妈,帮我洗洗这几件衣服。”妻子指着病床前一堆衣服在发号施令。

“回去洗好,明天给你带来。”岳母依然微笑着回应。

“妈,你帮我把睡衣带来。”妻子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好,妈永远都只能是你们的贴身丫鬟。”岳母笑着戏谑道。

除了父母及亲人,还能有谁对自己能言听计从,马首是瞻?

(七)婆媳矛盾

“你还给人家脸色看,人家一直都看不惯你!”一个五十开外的妇女坐在病床上在大声训斥着儿子。

“有您这样当婆婆的吗?您巴不得我们早点离婚是吗?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儿媳妇才能入您老人家的法眼了?”对婆婆的指桑骂槐,坐在一旁的儿媳既愤慨,又感到委屈。

哪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时而抬头看一眼母亲,又偷偷的瞅一眼身旁的妻子,不知道如何劝说,更不知道该劝谁,只能憋屈地站在病床边一言不发。

这让我感叹:人生之事,有时真让人既无奈又无助。

(八)夫妻之争

一个三岁多的小男孩,异常调皮,父母指东,他偏要往西,还喜欢光着脚在过道里窜来窜去,在病床的护栏上东摸一把,西掏一下。父母及奶奶在一旁疲于应付。因地上有水,不注意失足摔了一跤,嚎啕大哭起来。戴眼镜的父亲左哄右劝,没有效果;男孩子反而越哭越凶了,失去了耐心的父亲,举手欲打。

“你专专心心地看一会儿子,不行吗?”一个年轻的女教师模样的女人怒视着自己的丈夫。

“我一直在看,看不住呀。”戴着眼睛的男人也是满怀怨气和委屈不知向谁诉说。

“首先你要给儿子讲道理……”年轻女教师怒气更大,说话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很多,医院狭窄过道里弥漫的火药味更浓了。

“我一直在讲道理,儿子不听,我也没辙!”戴眼镜的男人的脸阴沉得如同快要下雨了,说话生硬,与妻子怒目相视。

“在你的意识里,儿子只要能吃好、穿好就行,是吗?作为父亲,你没有责任教育儿子,是吗?”气急的年轻女教师因怒火难平,恨恨地将手中的枕头摔在床上,说话语无伦次,明显早已乱了阵脚,。

“当父亲的,什么都是应该的。”戴眼镜的男人大声反驳,大有冲冠怒发之势,终因教养或领导职务的牵绊隐忍不发。

(九)警察抓坏人

“我不要打针,我不要打针。”一个七岁的女孩大声哭喊,并奋力欲挣脱母亲紧紧拽着的手,却被母亲生拉硬拽地拉进穿刺室,终被两个身强体壮的女人(一个抱着身子,一个压着大腿)紧紧地压在打留置针的平台上。

“伤心呀,伤心呀。”在惊恐中,小女孩声泪俱下,不停地扭动手腕,并将嘴、头作为攻击有身孕女护士的武器。

“把孩子按好,碰到我,你们谁都付不起这个责任。哎,……”因打针耽搁了太多时间,怀有身孕的女护士失去了耐心,开始数落女孩子的亲人。

在两个中年男人鼎力协助下,女孩动弹不得。女护士终能施展开手脚,开始为女孩打留置针。

“打110,打110,报警抓坏人。”处在困境里的女孩撕心裂肺地喊叫着。

(十)患脑膜炎的女孩

从过道转入病房的第二天,从手术监护室里转进一个两岁半的小女孩。输液过程中,她不停地在吼叫,痛苦的症状很是让人揪心。

“你们是哪里的?”妻子动了恻隐之心,主动与女孩的母亲攀谈起来。

“我们是会东农村的,小孩得脑膜炎,先在会东住院治疗,后因病情越来越严重才转院到这里。”因长时间在太阳下劳动的缘故,脸颊两侧略显得有些粗燥,皮肤里渗透出淡淡的紫红色,穿着质朴的母亲将正在输液的女孩抱在怀里,有一句无一句地与妻子闲聊起来。

 “刚发病时,这个女娃娃胡言乱语,说有蛇在眼睛里、脸上爬来爬去,并用手不停的抓扯自己或别人脸及头发。”说话做事干练,一身电工服装,高大又有些瘦的女孩舅舅站在一旁补充,眼色里有无限的怜悯。

“女孩病情好些了吗?”妻子继续追问。

“现在好多了。在会东时,孩子病情比较严重,孩子不停地哭闹,护士打针输液都很困难。我们要求转院时,因没有找到医生,在哪里又耽误了不少时间。”年轻的母亲既感到欣慰,还有些无奈。

(十一)雾化困难重重

住院的儿子开始几天很乖巧,听话。后来每逢打针输液时便哭闹着要出院。在妻子的耐心的哄劝中,一切进展都很顺利。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儿子对“雾化”始终誓死不从,还因此成为儿科住院部的小明星。无奈之下,妻子与医生多次沟通协调后,终主动放弃雾化治疗。

“你小孩在做雾化治疗吗?”一个中年女人抱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女孩,坐在医院大门口的长凳子上,脸上满是愁云密布。

“不做。还是你们好,女儿一个人自己做雾化。”外出买早餐的我无奈的耸耸肩。

“现在不好了,她不打针,也不愿意做雾化了。”女孩的母亲很无奈的在摇头。

“据老人的说法,她可能是被什么脏东西碰到了,所以突然才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女孩的母亲见四周没有人,站起来对我悄悄地说,显得神神秘秘的。

这什么时代,还信这?我很无语。

(十二)陌生人

一个穿着讲究的来自城市的小男孩,一个穿着很质朴的来自农村的小女孩,在医院过道里相遇,停步在一起玩耍。来自城市孩子的奶奶走过了,将孙子拉倒一旁去玩耍新买的玩具了。在孩子奶奶轻视的目光下,小女孩不敢走上前,又舍不得走,呆呆地站在墙边,眼睛紧紧盯着男孩手中的玩具,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这让我有些莫名的难过。

哎,很多人,由陌生人变成熟人;很多人,又由熟人变成陌生人。

(十三)火车来了

妻子与我带儿子去超市买日常用品,行走在人行道上。

“火车来了。”儿子突然大声喊叫,兴奋地手舞足蹈。

我举目望去,只见七八框水果排成一条直线,被一个五十开外的男人拉着往前跑,它如一条游走的蛇,弯弯曲曲的,又如一列行走的火车。我正惊讶这个男人的力气,仔细一看才发现其中的端倪:最下端横向是两根方木条做成的轴承,两端加装弹子轮;上一层是纵向三根或四根小方木条将横向的两根木条固定,上面在安装那用细铁丝编成的方框,两个方框用细绳子牢牢地捆绑在一起,依次类推,七八个方框就形成了一列列“火车”。这成为攀枝花中心医院附近个体水果小商贩们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二0一七年一月二日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